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全集小说宋知暖厉诚泽

>

全集小说宋知暖厉诚泽

宋知暖厉诚泽 著

厉诚泽 宋知暖 小说推荐

小说《宋知暖厉诚泽》,是作者“宋知暖厉诚泽”笔下的一部​小说推荐,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厉诚泽宋知暖,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厉诚泽渐渐凑上前。宋知暖的心跳瞬间加速,‘他又要亲我。’她小脸拧巴着,一双手局促不安地扣着沙发。上次亲吻的场面历历在目,宋知暖使劲地摇了摇头,蹭的一下站起了身,语气紧张的不行,“温怀,我……我饿了。”‘不行,不能被他亲。’‘上次他还啃了我好久,要不是在外面,估计就……’...

来源:fcdbd   主角: 厉诚泽宋知暖   更新: 2023-07-15 17: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宋知暖厉诚泽》是由作者“宋知暖厉诚泽”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厉诚泽宋知暖,其中内容简介:这不是名媛会上面,强迫她喝酒的朱总吗?他为什么要拿着枪找她报仇,嘴上还说着是因为她的原因,厉诚泽才送他进的监狱。到底是因为什么?宋知暖纠结地皱起了眉头。倏忽,外面传来一道明朗的男声,“别躲着了,赶紧出来。”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宋知暖厉诚泽第44章

持枪的那个人头上出现一个血窟窿,两只眼睛瞪得很大,几乎充血,看着很是瘆人。
宋知暖看清了这人的脸,脑袋飞速的转了一圈。
这不是名媛会上面,强迫她喝酒的朱总吗?
他为什么要拿着枪找她报仇,嘴上还说着是因为她的原因,厉诚泽才送他进的监狱。
到底是因为什么?
宋知暖纠结地皱起了眉头。
倏忽,外面传来一道明朗的男声,“别躲着了,赶紧出来。
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宋知暖似乎是被吓怕了,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见那人的脸时,她的心里瞬间变得踏实。
没有什么比看见警察更有安全感的,而且这个警察她还认识,是许行之。
上次专门来审问她的那个警察。
宋知暖可算是放心了,拉着霍宁就冲床缝里钻了出来。
“许警官,谢谢你。
由于刚才紧张的情绪,宋知暖说话时声音都有些颤抖。
许行之撩了宋知暖一眼,“又是你!
他的语调里带了点不可思议,还有些许的讥讽。
宋知暖知道上次两人的交谈不是很愉快,但毕竟是许行之救了她,要不然她可能真的就要被送去火化场火化了。
宋知暖只能尴尬地笑了声。
许行之瞟了一眼躺在地上肥硕的身躯,问“这人,你认识不!
宋知暖也看了一眼,就赶紧收回了目光。
她点了点头,“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不熟。
“不熟?
许行之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宋知暖,似乎是在鉴定她的话是否真实!
“那他为什么就算嗑药,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也要来杀你。
宋知暖有些惊讶,刚才他也在纳闷,朱总不是应该在监狱里面呆着吗?
怎么就跑到医院里面来了,还持着枪?
许行之的目光注视着宋知暖的瞳孔继续问,“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宋知暖的大脑似乎还停留在濒临死亡的情绪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许行之的问题。
她先是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
许行之剑眉微挑,声音严肃起来,端起了审问犯人的架势,“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还不等宋知暖说话,霍宁直接上前,挡在了宋知暖面前,“有你当警察的怎么和受害者说话的吗?
你当这是审问犯人啊!
霍宁一张嘴,话匣子就像是打开了似的,宋知暖拦都拦不住。
宋知暖抓着霍宁的胳膊试图阻止她要说的话,“霍宁,霍宁!
霍宁才不管她,梗着个脖子,对许行之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不是警察吗,你们去查啊,问她干嘛,她都说了不熟,你还想问什么?
许行之眉心蹙了下,极不耐烦地说着,“这位小姐,不要耽误我们警方查案。
霍宁,“查案可以,态度客气点,弄得像我们顾他来杀我们似的。
宋知暖知道霍宁说话刻薄,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厉害。
许行之看着两个女人,心里哼了一声。
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宋知暖正要开口说话时,一个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
来人是齐妄!
齐妄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但是在看见宋知暖相安无事后,表情立马放松了下来。
他退回到了门外。
宋知暖拧着眉心,齐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行之并没有别齐妄的出现所影响,冷冷的视线依旧落在宋知暖身上,“说说吧。
宋知暖敛了情绪,平静地叙述到,“我跟地上的这个人不熟,我们相遇的经历也并不美好,许警官应该也知道上次那好吃那个名媛聚会。
许行之上次就是在那抓到朱腾飞的,他当然记得。
“这个朱总非礼了我,外面的那个人可以作证。
外面的人说的是齐妄。
“刚才我和霍宁发觉道情况不对,就躲在了床底下,这个人发了疯似的凿开了我们的门,我和霍宁不敢轻举妄动,他进来就说了……宋知暖把朱腾飞进来后说的每一个字都告诉了许行之。
许行之越听后面,蹙眉的动作就越深,“你说他是找你报仇的?
因为你是厉诚泽的前妻。
宋知暖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宋知暖交代完这些,许行之就额没有继续问下去。
由于现场的痕迹需要暂时保留,医院就给宋知暖换了一件房间。
换房间的时候,齐妄一直在宋知暖后面跟着。
他就跟着,也不吭声。
换完房间,宋知暖才注意到齐妄,她有些纳闷,齐妄怎么会知道她住院的消息。
他找人跟踪她?
想到这,宋知暖身体打了个哆嗦。
这可有够变态的。
还是说他其实不是来看她的,而是来看那个死肥猪朱总的?
那他不应该跑来她的病房啊,而且还那么紧张。
宋知暖察觉到,这里面不对劲,有猫腻!
她的桃花眼眯了一下,她侧过身告诉霍宁先出去。
霍宁只是纳闷的瞅了一眼两人,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齐妄。
她唤他时,齐妄的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凝了一下。
“怎么了,你还好吗?
他赶紧收敛起情绪,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我挺好,就是差点死了。
宋知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齐妄的心里却是一悸,脸色并不是很好。
“你来找我?
宋知暖的目光一直都落在齐妄的脸上。
齐妄闷声点头,“找你的。
宋知暖扯着唇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齐总,我跟你并不熟吧?
齐妄抬眼看她,他的眼里露出一种她说不上来的情绪,好像是纠结,担心,还有失落都掺杂在一块,极为复杂。
他张了张唇,却没出声。
“问你话呢,干嘛不吱声!
齐妄,“我朋友说在这儿看见你了。
宋知暖哼了一声,讽刺的说道,“你哪个朋友,不会是地上的那具尸体吧!
  最近桃花挺多齐妄脸色有些尴尬,试图转移话题,“你没事就好,我公司那边还有事?
先走了。
透过霍宁说的那些话,宋知暖也能了解些齐妄的状况。
齐妄是个混不吝的,平时吃喝玩乐,公司里面的事一直都是齐源在管。
他这么说,无非是在逃避什么吧。
那他在逃避什么呢?
宋知暖美眸朝着齐妄的方向看去,齐妄现在已经走到门边,正欲要开门出去。
“齐妄,我跟温怀分手了。
宋知暖的一句话让齐妄的脚步顿了一下,他回头,视线里带着惊奇看向宋知暖,声音有些局促地问,“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齐妄那爱慕的眼神直直地落在宋知暖,那毫不避讳的目光就好像在向她确认什么一样。
“你觉得呢?
宋知暖的桃花眼尾翘了起来,连带着声音都娇俏了起来。
齐妄注视着她的那双桃花眼,看得痴迷,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宋知暖也不卖官司了,“齐妄,你不是喜欢我吗?
“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齐妄眼眸微怔,那抹异样的情绪又上来了。
彼时,门被敲响,打破了宋知暖刚营造出来的气氛。
没钓到鱼,宋知暖心里颇有些不快。
她扫兴地朝门外面喊了声,“进。
许行之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他唇角扯了一下,眸光若有似无地打量着宋知暖,哼了声,“怎么?
唐小姐上次还说考虑我,如今眨眼就换了人?
宋知暖的眼睛警惕地眯了下,一副并不知情的样子。
许行之终于知道为什么厉诚泽会说,宋知暖的话只能信一半。
看来她好像并不记得自己之前承诺过什么?
果然,宋知暖的下一句就是,“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许警官可别瞎说。
不走心的话,当然记不住。
宋知暖当时也不过是说两句玩笑话,可谁知这男人居然能当真了。
“不过,没想到许警官也有偷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呢!
宋知暖笑眯眯地讽刺着许行之,她声音清甜,能迷惑人,致使完全让人忽略她语调里那抹讥讽的意思。
许行之的眸淡淡垂下,“彼此彼此。
颇有种无赖的感觉。
许行之这人长得正派,说话办事也很正派,现在这个态度,倒是让宋知暖有点惊讶。
她哼了声,不屑地偏过头去,视线落在由于跟许行之说话而忽略的齐妄身上,无情地驱逐道,“齐妄,你有事就先走吧!
齐妄临走时,目光瞥了一眼许行之,眸中尽是不悦。
心里地骂了句哪里来的傻屌,尽打扰小爷的好事。
齐妄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宋知暖和许行之两个人。
宋知暖对许行之的印象说不上来有多好,上次的审问现在想想还有种窒息的余韵。
想必,许行之对她的印象,应该也不算好。
“你有事?
许警官!
许行之睨了一眼宋知暖,平静地道,“没事,就是上级让我们来安抚一下民心,看看受害者的精神状况。
他上下打量了宋知暖,似乎是在确认她现在的状态,察觉到貌似感觉还不错,云淡风轻地说了句,“别担心,我来走个过场!
宋知暖嗤了一声,反唇相讥道,“你要不这么说,我还以为你暗恋我呢!
许行之也不客气地回怼,“那你真是想多了。
“行了,你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许行之留下这句话,也出去了。
宋知暖最近身体虚弱,再加上被朱腾飞吓唬这么一下,精神状态就更不好了。
听医生的建议,她多住了一周的医院。
可后来宋知暖就后悔了这个决定。
齐妄老来看她就算了,许行之还天天来。
每次用的都是同样的借口,说什么,是上级让他来关怀受害者的。
宋知暖都懒得揭穿他。
*宋知暖出院那天,本来约好的霍宁接她,结果人半路消失了。
根本就联系不上。
她东西都收拾好了,一个人呆愣愣地站在医院门口等着霍宁。
偏今天的出租车意外的少,宋知暖手机还没电了,也叫不了网约车。
她等了半个小时了,等的有点不耐烦,心里骂骂咧咧的,‘霍宁死哪去了,怎么还不来接我。
’正当她愁眉不展的时候,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她面前。
宋知暖看这车有点眼熟,直到前面的人摇下车窗,露出一张极为狗腿的笑脸,“唐小姐,送你一程?
宋知暖没想到在这能遇见余特助,她又瞧了瞧这车,‘不过这车不应该是厉诚泽的吗?
’‘他开着厉诚泽的车送我,被厉诚泽知道不会生气吗?
’宋知暖正纠结着要不要答应,那边余特助就下了车,就要把她的东西放在车子里面放。
宋知暖没拒绝,她现在确实需要帮忙,但是她还是试探地问了句,“余特助,你真要送我啊?
余特助点头,“这还什么真不真的,顺道的事!
余特助此时的形象瞬间在宋知暖的心里高大了一圈,‘余特助,之前在心里偷偷骂你狗腿子是我不好,今天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宋知暖在心里自言自语,嘴上也没闲着,露出一个十分真诚的笑意,“余特助,你人真好。
余特助有些羞涩地挠挠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人好。
跟着厉诚泽这几年,干了太多脏活了。
还从没有人说过他人好呢!
就这一句话给余特助夸得心里美滋滋的,给宋知暖拿行李的力气就更多了。
拿东西时余特助还不忘说上一句,“您看人真准!
有了余特助的好心相助,宋知暖并不打算等霍宁了,估计霍宁把接她的事给忘记了呢!
这样更方便一点,要是真的被厉诚泽知道余特助拿他的车送她的话?
她也没有办法,宋知暖双手成呈现祷告状,心中默念,‘余特助,我替你祈福吧。
’祈完福,她在余特助身后露出一个同情的目光,‘余特助,你好自为之吧。
’之后,余特助打开车门,对着宋

小说《宋知暖厉诚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宋知暖厉诚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