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集小说燕清槐商成渊

>

全集小说燕清槐商成渊

商成渊 著

商成渊 现代言情 苏震北

小说叫做《燕清槐商成渊》是“商成渊”的小说。内容精选:燕清槐吓的一抖,“浸猪笼,好歹我也是个郡主,是将军的女儿,应该不至于这么惨吧……”“是真的,现在人越来越多了,都围在将军府门口。”“我爹爹怎么说?”春雨,“老爷带着人已经过来了,说是……要把您交出去。......

来源:fcdbd   主角: 商成渊苏震北   更新: 2023-07-15 17: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燕清槐商成渊》是网络作者“商成渊”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商成渊苏震北,详情概述:荼瑶就好似听到了一个什么天大笑话般,笑得面目扭曲起来。但转瞬她感知到一阵熟悉的气息进了洗仙牢,立即收敛身上的安神罩,然后自击一掌跌倒在地。“姐姐,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她突然变了一副悲痛委屈的模样,看得燕清槐目瞪口呆。但转瞬,燕清槐便看到了一袭玄袍的商成渊快步走了进来,将地上的荼瑶紧紧护住...

第2章

燕清槐对她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但荼瑶还是骄傲地顿了下来,拂袖将自幼隐去的额间花显现出来。
“我出生时天现异象,额间这朵琉璃花和上古神袛碧姬真神的一模一样,族中长老皆说我是上神转世……自是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人人都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敬重我……
“所以,燕清槐,你一个在狼窝里吃生肉喝生血长大的怪物,根本没资格拥有赫连姓氏!我想要折磨你致死,你就得去死!这便是上古真神给你的天命!
琉璃花晶莹剔透,在白皙肌肤映衬下泛着盈盈光泽,虽美不胜收,却带着一丝不伦不类的狰狞,刺痛了燕清槐的眼。
她的眉心一阵刺痛,就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血肉之中被生生剥离了一般。
“若你是神,天必诛之!燕清槐声若泣血,眉眼中的狠厉迸射而出。
荼瑶就好似听到了一个什么天大笑话般,笑得面目扭曲起来。
但转瞬她感知到一阵熟悉的气息进了洗仙牢,立即收敛身上的安神罩,然后自击一掌跌倒在地。
“姐姐,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她突然变了一副悲痛委屈的模样,看得燕清槐目瞪口呆。
但转瞬,燕清槐便看到了一袭玄袍的商成渊快步走了进来,将地上的荼瑶紧紧护住。
“燕清槐,你竟然还敢伤瑶瑶?商成渊的语气中压着渗人的怒意。
燕清槐面色苍白,嘴唇轻颤。
曾经深爱蚀骨的男人,如今痛恨到避之不及。
她已经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解释了,因为眼瞎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人!
商成渊抱着荼瑶离去不久,凰后便雷厉风行地杀了过来。
她不由分说,直接给了燕清槐一个重重的巴掌。
“孽障,你这个下贱的脏东西,有什么资格伤瑶瑶?!
凰后厉声说着,直接下令要将燕清槐处以南禺极刑,即刻带去青石刑罚阵台。
南禺极刑,是将屠仙刀中的三目饕餮血祭出来,吞噬受刑之人的元神,使其永世不得超生,再无轮回。
凰后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彻底除去燕清槐……
这个孩子的存在,是她此生的耻辱。
燕清槐抬手拂过火辣辣的脸颊,仰头看着这个生她却从未养过她的母亲。
“母亲就这般恨我?当年亲手将我丢下枯冥林,现在更是要让我一尸两命……我也是您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母亲为何要对我如此残忍呢?
她甚至从来不敢用‘母后’来称呼凰后,因为她知道这只是荼瑶对凰后的专称,与她无关。
凰后的身影在牢门处微微一顿,摇曳的裙摆停止了荡漾。
待要再次离开时,背后传来燕清槐嘶哑的声音。
“母亲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何时?枯冥林畔,南禺山脚,他们说你是我的母亲,我高兴地朝你跑去想要一个拥抱一个牵手……可你却目不斜视地从我身边走过,丝毫没有看我一眼,就好像我是那地上一根拦路的杂草,一块碍脚的碎石……
燕清槐的眼眶通红,布满了水雾,但她却始终没让泪水坠落。
“母亲既铁了心要我死,那女儿同母亲的血脉情愿就此了结吧……只愿来生,不再做您的女儿。说着她又骤然一顿,声音哽了几分,“罢了,您亲自出手,我又怎会还有来生……
凰后始终背对着燕清槐,直到离去,都始终没有回头看燕清槐一眼。
洗仙牢中的寒意入侵着那个身形单薄的女人,处处透着荒芜……
翌日。
天色阴沉,狂风四起。
雨后的青石刑罚阵台透着湿泥的气息,空气中隐隐飘荡着南禺极刑后那些永世不得往生元神的哀嚎。
燕清槐跪在八卦阵中,身形消瘦却依旧面无怯意。
坐在行刑台上的商成渊蜷紧五指,眼眸中的情绪翻滚不断。
他以传音术带话给了燕清槐“只要你愿除去狼胎,我可助你免去此刑。
燕清槐仰头看向远座的他,两人相隔甚远,她看不清那个男人此刻的神情。
“我说过,想要除去它,除非我死。
她已经落到如此下场,还不是拜他所赐?他又何必这般假惺惺……
商成渊不再回答,紧缩的眉头却从未舒展。
时辰到,处刑之人以血祭刀,放出了饥肠辘辘的三目饕餮。
乌云遮天,兽啸阵阵,狰狞而又巨大的饕餮看到八卦阵中的燕清槐,张开血盆大嘴直直朝她撕咬而去!
燕清槐煞白着一张脸摇摇欲坠,但已绝望而又认命地闭上了双眼。
她将手放在小腹之上,苦涩无言。
刹那间,白光一闪,一个飘着白檀清香的身影骤然闪现,抱着燕清槐避开了饕餮的进攻。
“师父?燕清槐不敢置信看着身侧的暮白,依旧是秀逸出尘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失了内丹的身陨迹象。
“我在。暮白来不及多言,抱着燕清槐继续避开饕餮的袭击。
观刑台上的荼瑶看到檸檬㊣刂暮白的身影气得指甲都快掐断“他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怎么不仅活着,法力还增进了十倍不止!
凰后拂袖审查一番后,勾唇安抚宝贝女儿的心情“不过是自爆元神才拥有如此强大法力,但只能维持一炷香时间……那八卦阵有进无出,除非饕餮食了元神饱腹回刀才nmzl能破此阵法。
听得母亲的话,荼瑶这才稍稍安心,继续看戏。
只是同一时间,令人惊愕诧异的一幕突然出现——
暮白衣裳破裂,化作一头巨大的白狼仰天长啸,随即与那饕餮正面对殴起来!
“他居然是只狼妖……
“枯冥林的狼不是永生永世化不成人形吗,他居然在我们凤族的眼皮底下修炼了人形!
周围噪杂声不断,众人面面相窥。
燕清槐也是不敢置信看着那白狼,脑中全都是一片空白。
这三百多年来一直教自己习武识字的师父,居然是只狼!
“师父……看着白狼身上血痕累累,燕清槐忍不住喊道。
正在此时,饕餮一个甩尾击开分心的白狼,随后再次狰狞着獠牙朝燕清槐袭来!
“阿琅,小心!暮白大吼一声,幻为人形。
眼见燕清槐躲不过那攻击,他毫不犹豫以身直挡!
“吼——一声巨大的饕餮声啸震彻天际,暮白整个血肉生魂之躯被它生生吞下,只余一丝碎布残留地上。
“不!燕清槐瞪大眼睛惊恐看着那吃饱后飞回屠仙刀的饕餮,趔趄握住地上的白衣碎片。
她的整个天全都塌了下来,眼前只余暮白护她去死的那一幕,再无其他。
“师父……暮白,暮白!她嘶喊着,声声啼血。
众人在震惊之余回过了神,纷纷向处刑罚的神官长商成渊请柬。
“燕清槐公主腹中狼胎正是她师父暮白狼妖的,如今狼妖生祭饕餮凶兽,请神官长速速另行除去那狼胎!
行刑台上的商成渊捏断了手中的行令牌,看向燕清槐的黑眸里闪烁着血腥而又彻寒的光芒。
于公,他必须给凤族众人一个交代。
于私,他清楚燕清槐只有身死才能还清对荼瑶的伤害。
可是此刻看到那满目凄楚绝望无助的女人,他的心头却无端感到发闷。
“燕清槐,你可有话要说!他决定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此时的燕清槐已经崩溃到了极致,悲伤和痛苦全都哽在了喉咙。
她紧紧攥住那白衣碎片,用嗜血的神情看向商成渊。
“你夺我凤凰骨,杀我狼爹,屠我狼族,毁我枯冥林,如今又害死这世上唯一对我好的师父……商成渊神君,你何德何能担得上神之职?!
商成渊默不作声,荼瑶已经展翼飞了过来,抬掌直击她的腹部。
“死到临头还嘴硬!今日本公主替天行当,除了你腹中这孽胎!
燕清槐躲闪不及,生生受了一击!
“噗——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腹部绞痛不止,源源不断的猩红自身下涌开,浸染了白裳。
商成渊拧眉看了荼瑶一眼,有些惊讶她此刻有如此充沛的灵力,隐隐怀疑了什么,但还是未言一语。
“孩子……孩子……燕清槐抚着剧痛不已的腹部,双唇因为无法控制的颤抖而咬得鲜血直流,每一声嘶喊都带着血和伤痛。
她答应红狼要护住这个孩子的,不,不可以没了……
商成渊薄唇动了动,沉默了许久才开口“狼胎已除,刑罚已受……今日本君一并休妻,并散你毕生修为,禁足凰乐宫,此生不得踏出一步!
燕清槐面如死灰站了起来,眼神空洞悲寂地看着他。
“凰后和荼瑶想杀我以绝后患,你想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商成渊神君,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你们个个费尽心思折磨我?
腹中灵球炸裂开来,红蓝光泽瞬间遍布了燕清槐四肢百骸。
光影骤闪,随即爆破。
燕清槐伤口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鲜红变成了纯金色,整个瘦小身子也晕上了一层金色光晕。
“啊!一旁看呆的荼瑶突然一声惨叫,她额间的琉璃花撕扯而落,血肉模糊。
与此同时,燕清槐的额间显出了一朵赤金色的妖冶琉璃花,栩栩如生浑然天成!
凤王凰后大惊失色,周围的众人也惊诧不已。
“原来燕清槐公主才是上神转世……
“沉睡五万年的上古神祇碧姬真神觉醒了……
商成渊震惊看着燕清槐的满头青丝变成金色,心底一咯噔,瞬间感觉到事态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
“燕清槐……
时至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叫她燕清槐还是碧姬真神。
燕清槐骤然睁眼,一双冰冷的眸子泛着天神独有的赤金光泽。
“凤族宵小,吾已觉醒,往日仇恨,吾要你们血债血偿——!
她将指尖金血以天画咒,乌云遮日的天际出现上古秘术的图腾,瞬间整个青石刑罚阵台被镇守上古神界的四方神兽尽数包围!
地动山摇,天色骤变。
众人惶恐不已,一旁满脸是血的荼瑶也惊慌失措地想寻求商成渊的庇护。
“商成渊哥哥,救我……
商成渊未曾理她,视线一瞬不动地落在燕清槐身上,原本神情中的震惊褪散,变成了释然。
他那漆黑深邃的瞳眸也渡上一层金光。
好似,变了个人。
“碧姬,我等了十世,你终于觉醒了……他的一句话,令在场所有人都哗然。
难不成神官长商成渊早就知道赫连燕清槐就是上古真神碧姬的转世?
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都千般万般宠着荼瑶公主而折磨冷漠燕清槐公主吗?
商成渊不理会众人的猜忌,自袖中幻出一座琉璃盏,盏上的金色花朵和燕清槐额间的琉璃花一模一样。
琉璃盏在感应到真神气息后,金光四射,将整个天际都映照成黄金之色。
商成渊大手一扬,他手中的琉璃盏直直朝燕清槐飞去,隐入她天灵盖内,消失不见。
燕清槐周身的金光又重了几分,但一双泛着赤金色光泽的瞳眸却依旧带着愤怒之光。
此时的燕清槐,并不是完全觉醒的碧姬,她满心念着的都是那刑罚台上的屠仙刀。
屠仙刀内的三目饕餮吞噬了她师父暮白的生魂血魄,她要杀了那凶兽将其师父救出来!
“啊……一声饱含着错综情绪的嘶吼,连带着毁天灭地的神力宛若一道光束直直朝那屠仙刀击去!
轰隆——
山崩地裂。
屠仙刀断裂成两截,失去了血色之光。
三目饕餮惨叫声骤然响起,又暗淡消散,直至再无生息。
纵使如此,燕清槐依旧没有看到暮白的元神自屠仙刀内释放而出。
“师父!燕清槐大喊,却无人应答。
她不甘心,再次使出磅礴的神力欲从屠仙刀内探个究竟,但天灵盖中突然传来一阵电击之感,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瞬间将她体内浩瀚无边的神力全都封印住了一般。
意识混沌,她周身遍布的金光逐渐变淡,连带着赤金色的瞳眸也渐渐恢复了最初的黑白分明之色。
满头金色发丝恢复成如墨黑色,她从半空中骤然失重落地,再无一丝意识……
商成渊一个闪身,再她坠地之前稳稳接住。
抱着她轻如羽毛的身子,再看着她满身的伤痕,商成渊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色。
终于,直至此刻,他终于可以无所忌惮地将自己心中的情绪自眼神中显出,再也不需要遮掩。
“碧姬,折磨了你十世……你可知,我等的便是此刻……
那低沉沙哑的嗓音中饱含着深似海的情绪,却无人知道他到底在等着什么。
一阵山崩地裂之晃,整个青石刑罚台自八卦阵开裂,连带着整个血色天际都一阵扭曲。
“吼——守护在天际的四大神兽连连长啸,经久不消。
三月已过。
南禺山的天,自那日后一直都是血色,再无阴晴雾雨日出与落。
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下玄武。
四大神兽已经守在整个南禺山的天际,那漫天的血色好似是一张巨大的上古禁术之法,无人可破,亦无人敢闯。
如此凶险之象,九重天亦不敢派人前来探查与相救。
南禺山的凤族,只能自求多福……
燕清槐躺在床榻上,房中炉鼎燃着熏香,青灰色的烟雾缭绕在整个房间中,亦飘散在床榻之上。
商成渊走了进来,退散了屋内伺候的宫娥,独自一人守在了屋内。
这三个月来,燕清槐一直都处于沉睡状态。
商成渊一直都以自己的灵力韵养,但她依旧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到底是哪一个步骤出了错?为何你迟迟不醒?他哑声道,眉眼间的倦色显而易见。
眼下他也不确定,届时苏醒过来的会是燕清槐还是碧姬。
“第一世是我错以为荼瑶是碧姬,所以才会对她有万般偏袒……后来的每一世都让你重遭第一世的痛苦折磨,只是为了在最后一刻消陨之际收集你的残魂……
“我知这样对你不公,可只有成为碧姬你才能变得强大,再也无人欺你辱你……
“你要快些醒来,恨我也好,怨我也罢……都是我需承受的,也是我应当承受的……因为所有的伤害,都是真的……
商成渊恍惚絮叨着所有的真相,眉眼间闪过一丝悲恸,久久未能散去。
他抬手轻抚过床榻上女人苍白的脸庞,微凉的触感让他手心有些颤抖。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抚过她的脸庞,亦被她温柔回应……
收敛思绪,商成渊以灵力化刀刃,划破手腕,然后以神血喂养燕清槐。
曾经鲜红无比的神血,如今变得有些微淡。
接连三个月,每日都这样以神血喂之,整整百日。
商成渊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吃不吃得消,他只清楚自己的修为已耗损过半。
但这些,他都无暇在意。
只要碧姬能真正得以觉醒,那他做的这些都在所不惜……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隐约听见凰后的声音响起。
凰后似乎是想进来,但被门口守着的宫娥阻拦。
虽然这凤族还是凤王凰后的领地,但所有人都以神官长为尊,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商成渊收回手,以灵力封住了手腕的伤口,止住血。
然后轻轻擦拭燕清槐嘴角的血渍,动作柔和。
“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他温声说道,神情中再也寻不到一丝曾经看她时的戾气。
他没办法一直陪着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
首当其冲的,是碧姬突然以燕清槐的身份直接觉醒,并且还能使用那么磅礴的神力。
并且这第十世和之前的九世还生出了变故,这一点商成渊还要去查明到底是因何而产生的。
前九世,燕清槐皆没有怀孕,并且无狼胎一事。
她的每一世皆是在青石刑罚台的极刑中生祭屠仙刀而死,她的师父暮白早在被挖了内丹时就已身死,而这一世,却什么都生出了异数。
而这一世,燕清槐怀了狼胎,暮白成了狼妖,最后燕清槐用碧姬的神力将屠仙刀直接摧毁,斩杀了上古凶兽三目饕餮。
所有的变数,来得太过猝不及防,让商成渊来不及做出反应。
最开始他以为,只要能将燕清槐处以南禺极刑,不管是因何之由,所以才没有太在意狼胎的由来。
只是如今看来,那狼胎才是一切异数的始由……
商成渊走出殿房,看到了还站在门口徘徊踱步的凰后。
“本君说过,这凰乐宫任何人不得踏入。商成渊对凰后的语气极为不善。
凰后愣住,看向商成渊的神色也带着忌惮之色。
但想起心中事宜,她不得不落下脸面来恳求。
“神官长,荼瑶那边还是需要你去看看……她额间的伤不管用了多少灵丹妙药都好不了,一直都是血肉模糊的样子……她还小,断是不能因此毁容啊……凰后焦急说道,俨然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
商成渊冷冷看着她,神情冷若冰霜。
“怎么,燕清槐和荼瑶同为你的女儿,燕清槐的命还没有荼瑶的脸重要?言语中,尽是嘲讽。
凰后的脸色苍白了几分,但是依旧盼着商成渊能去探望荼瑶一眼。
“神官长说笑了,我们王室那些不为人知的家事,您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有些不自然开口道,“我和燕清槐的母女情分,早在我将她丢下枯冥林的那一刻就已经断了……她能从狼窝中回来重新做凤凰,全都是你替她争取来的,也是她自己的福气……

小说《燕清槐商成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燕清槐商成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