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完整版再也不得相见

>

完整版再也不得相见

苏惊白 著

现代言情 苏惊白 陆景

火爆新书《再也不得相见》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苏惊白”,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眼底一片酸涩:「阿景,长这么大,我没有求过你。「就这一次,当我求你,陪我走下去,好吗?「别留我一个人在这……」5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脆弱。就像陆景所说。我在帝都见识过的大风大浪,多不胜数。但那时......

来源:fcdbd   主角: 苏惊白陆景   更新: 2023-07-15 17: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再也不得相见》,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苏惊白陆景,是著名作者“苏惊白”打造的,故事梗概:就像陆景所说。我在帝都见识过的大风大浪,多不胜数。但那时候,我爸还活着。哪怕不回家,我也知道,他在...

第1章

眼底一片酸涩
「阿景,长这么大,我没有求过你。
「就这一次,当我求你,陪我走下去,好吗?
「别留我一个人在这……」
5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脆弱。
就像陆景所说。
我在帝都见识过的大风大浪,多不胜数。
但那时候,我爸还活着。
哪怕不回家,我也知道,他在。
可现在这世界上,我没有亲人了啊……
眼中噙着泪,我看着陆景。
看着他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最后,在李珍儿拉住他手的那一刻,作出了抉择
「文薇,等我,我一定回来找你。」
眼泪决堤。
我站在原地,透过蒙胧的泪光。
看着陆景抱起李珍儿,快步离去。
李珍儿回头,对我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撕心裂肺的痛楚缠满全身,我吸了下鼻子,伸手抹掉脸上的泪。
决然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陆景,真的,我不要再爱你了。
6
事实果然就像我想的那样。
边境,就不是一个你安排好了,就能万无一失的地方。
我刚到地级县,变故就发生了。
原定要送我去边境口岸的司机。
嫌接骨灰不吉利。
直接毁单,退了所有的钱。
我硬着头皮在周围转了一圈。
得到的回答全是「不吉利,给多少钱都不去。」
「姑娘,别问了,没人接的。」
原定的毁单司机也许是也觉得内疚。
在见我问了一圈无果后,咬了咬牙把我拉到一旁的树荫之下,小声说道
「我们这,只有一个人能接骨灰单。
「但是……他……」
满是汽油味,但规模很大的修车厂。
我在二十多个纹身大汉的注视下,跟着司机大叔,来到最里侧。
见到了我要见的这人之后。
我才明白。
司机大叔提起他时,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畏惧的表情。
「找谁?」
一米八七左右,宽肩窄腰,穿着白色背心,露出满臂纹身的高大男人,从一辆悍马底下滑出来。
抬起头,幽幽地看着我。
这人真的生了一副好皮囊。
剑眉星目,棱角分明。
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透出的迫人气势,让我根本也顾不上欣赏他的颜值了。
「你是苏惊白吧?
「我想去边境口岸接我爸爸的骨灰。
「大叔说你可以去,价钱都好说,我……」
我的话真说不完了。
因为苏惊白已经站起来,走到了我面前。
锐利的眼神落在我的脸上,薄唇勾起一抹笑。
「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吗?」
我茫然愣住。
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苏惊白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
但话语却是拒绝的。
「有钱,有脸,带过去本身就是种麻烦。
「所以,我只带一种漂亮女人去边境。」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哪种?」
苏惊白挑眉,俯身到我耳边,声音低哑
「死在我床上,活在路上的,我的女人。」
8
我的表情立马僵住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接个骨灰而已,我还没打算……
「嗤。」
苏惊白却又笑了,眉眼轻挑。
转身拿起一旁的白衬衫就往身上套。
「雇主太蠢,得加钱。」
我「……」
要不是我失恋心情不好,要不是没别人能接单。
要不是……哼!
9
这个县城很偏远,核酸检测点很少。
能找到的,还无法联网,只能拿着手写的24小时核酸检测条。
为了赶时间,我跟苏惊白选择了连夜出发。
乘着夜色赶往边境口岸。
但当车子开入漆黑一片的密林。
周围静的只能听见风声和我的呼吸声时。
当不管我怎么找话题,苏惊白都不再回应我时。
我害怕了,开始后悔。
核酸再麻烦,也比深夜赶路要强吧?
这万一苏惊白车技不好,出点意外。
再万一,他临时起意,停车对我做点什么。
这深山老林的,我死在这怕是都……
「叮铃。」
手机突然炸响铃声。
在寂静的环境里吓得我一哆嗦。
但紧接着,我又松了口气,因为好歹,这里还有信号。
是陆景打来的电话。
应该是安顿好了李珍儿,要来找我了吧?
心更加安定了不少,我特地点开了扩音。
本意是想让苏惊白知道,我是有人陪着来的。
他要是对我做什么的话,会有人报警的。
「文薇,对不起,我得先带珍儿回帝都了。
「她的情况不太好。
「你到县城了吧?路上注意安全啊,早点回来。」
扩音器将陆景的话,清清楚楚传达。
我脸上的笑容僵住。
「阿景,对你来说,李珍儿比我更重要,是么?
「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喜欢……」
「文薇,」陆景的声音沉下去,突然打断了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没人能跟你比。
只是在这件事情上,珍儿的确更需要我。」
朋友。
原来只是朋友啊。
我吸了口气,刚要开口。
电话那头却紧接着传来李珍儿的一句埋怨
「陆少你太大惊小怪了,水土不服而已,又不是……」
通话紧接着被切断了。
我的心重重跌入谷底。
水土不服……
李珍儿一个水土不服。
轻而易举地就让陆景抛下了我啊。
10
虽然已经做好了不再爱陆景的准备。
但深夜、黑暗、危险、孤独等因素交织夹杂。
我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就算不爱我,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感情,陆景他真的就这么放心我一个人在这吗?
在他心里,我的安全,居然这么的轻贱吗?
眼泪越掉越凶,我忍不住低声抽泣。
「平常我跑一趟,开价两万。
「你这往返,只出两千。」
苏惊白突然开口,声音幽幽。
我的眼泪顿时停了,浑身汗毛炸起。
哪还顾得上什么失恋不失恋?ýž
看着车前方那伸手都撕不开似的黑暗,心都提起来了。
这,什,什么意思?
嫌钱少了吗?那出发前为啥不说?
开到这种地方才临时加价?
「我,我可以加到两万……」
「本身我就亏本了,」苏惊白从驾驶位上拿了一瓶啤酒,向后丢给了我。
「你还哭哭啼啼地烦我。
「驾驶环境太恶劣。
「你能闭嘴吗?」
11
我真是哭笑不得,打了个哭嗝,委屈点头
「能。」
可能这一个字真的太可怜了。
苏惊白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停了一秒后。
认命了似的叹了口气
「啊,服了,哭吧哭吧。」
我扁嘴,「哭不出来了。」
苏惊白「……」
「那你闭嘴,也别跟我说话,这种山路一分神就是个死。」
「恩。」
我老实点头,开了啤酒小口抿。
苏惊白却又突然问「你男人?出轨了?」
我「……」
「你好好开车。」
瓮声瓮气地说完。
我不经意抬头。
却发现苏惊白在透过后视镜看我。
四目相对后。
他又快速别开了视线。
12
第二个变故,是在边境口岸,要过两国边境的时候。
我被站岗的人拦住了。
说我需要去当地的协助中心,开通关证明,才能放行。
但协助中心的工作人员,拒绝给我开。
「你跟死者并非父女关系,不能开。」
苏惊白皱着眉头,诧异看我。
「你跟你爸,不在一个户口本?」
我点头「我爸……身份特殊,怕连累我,所以我户口在我妈这边。」
工作人员的态度也很坚决。
必须要我回帝都,去当地派出所,拿着我是我爸亲生女儿的证明书回来。
才能给我通关证明。
站在协助中心门口,我看着湛蓝的天空,欲哭无泪。
「兜兜转转,费了这么大的劲,我居然又要回到帝都,回到原点。」
苏惊白站在我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神情有些深邃。
本就皮相好看,个子又高,穿了白衬衫把纹身盖住了之后。
他干净清爽得像是纯爱漫画里的男主。
13
我没想到的是,最大的第三个变故,会发生在回程。
纵然我和苏惊白已经很小心了。
连吃东西都没去店里,而是买了面包和水。
但我还是在半途上厕所的时候。
被人从身后捂住鼻子。
多亏了苏惊白早叮嘱过我,手机一定要装在兜里,方便求助。
所以,我在身体彻底瘫软之前,快速的按了五下电源键。
但随即我又反应过来。
我的紧急联系人,设的是陆景。
已经带着他的灰姑娘回了帝都的陆景。
接不接电话都不一定。
更何况过来救我了。
我的意识逐渐开始模糊,被那壮汉快速扛在肩上,转头出了厕所。
紧接着,塞进了厕所门口一辆类似于搬家用面包车。
这位置停的,刚好能挡住苏惊白的视线。
显然是预谋好的。
「救命……救……」
在我微弱的呼救声中,车子快速发动。
我晕得越发厉害。
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被颠出来了。
眼前天旋地转,特别想吐。
同时身体又起了一股难言的燥热。
模模糊糊间,我看到了车里居然还有四五个男人。
他们的表情在我眼中扭曲,变形。
几只手已经摸上了我的大腿,然后,一把扯开了我的衬衫上衣!
「别碰我……放开……」
他们在说话,但不是我能听懂的语言。
明显不是同胞。
一时间,我脑子里清晰地浮现出新闻里那些被拐到边境的人的凄惨遭遇。
恐惧和绝望让我有种现在死了都比被卖到哪里去要强。
「砰!」
巨大的撞击从正前方传来。
我听见开车的人骂骂咧咧了几句,然后,有人下车了。
车门开了又关。
短短几秒,我看到了车外站了乌泱泱一堆的人。
最前面站着的,是满臂纹身,手握着一根钢管,宛如杀神的苏惊白。
14
后来的事情,我记不清了。
只记得一身血腥味的苏惊白把我抱下了车。
小心翼翼地护着。
还记得我不受控制地缠着他,搂着他。
亲吻他的脖颈,求他……
再后来,身体陷入柔软的床垫。
苏惊白的手在我身上点火,薄唇贴在我耳边低语
「本来不想招惹你一个外地的。
「谁让你这么蠢来着?
「你主动招惹的我,可就不怪我了。
「放心,我会轻点……」
再后来的后来。
我不记得了。
嗯,就是不记得!
死活不记得!
「别装死。」
蒙在头上的被子被掀开。
已经穿好衣服的苏惊白居高临下,无奈看着我。
「我控了力道,你爬得起来,别装。
「赶紧收拾收拾,走了。」
我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坐起来,脸红得要命。
闷声闷气地问他「去哪儿?」
「回帝都。」ყȥ
「你也去?」
我震惊抬头,被子从肩头滑落。
苏惊白勾唇挑眉,眉目间流转着不正经
「你第一次。
「不用我负责?
「不用也不行,成了我的人,我就要负责。」
我「……」
想把他的嘴撕烂。
而这时我真的太羞了。

小说《再也不得相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再也不得相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