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章节王府长媳白吟秦骁印

>

全章节王府长媳白吟秦骁印

白珩 著

夏月清 现代言情 白珩

白珩夏月清是《王府长媳白吟秦骁印》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白珩”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大眼瞪小眼对峙半晌,外面突然火把闪烁,随即一阵喧闹。不多时,远远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道:“捉拿逃犯,不配合者同罪论处!”我又看了他们一眼,随着光亮渐明,我这才发现另一名较矮的黑衣人双眼紧闭,全靠同伴支撑......

来源:fcdbd   主角: 白珩夏月清   更新: 2023-07-15 17: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王府长媳白吟秦骁印》,现已完本,主角是白珩夏月清,由作者“白珩”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我握住防身的匕首冷下脸:“立刻从窗户离开,不然我就喊人。”那男子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干脆,一时愣住。听着外面的人似乎就要上楼,他将脸上黑色面罩取下,语带哀求。“我可以出去将那些人引开,但姑娘能不能将我妻子藏好,若我没回,就等她醒了让她自行离开去我们约定好的地方...

第1章

大眼瞪小眼对峙半晌,外面突然火把闪烁,随即一阵喧闹。

不多时,远远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道“捉拿逃犯,不配合者同罪论处!

我又看了他们一眼,随着光亮渐明,我这才发现另一名较矮的黑衣人双眼紧闭,全靠同伴支撑。

较高的那个语气略急,声音却意外地清越“我们不是坏人,更不是逃犯,烦请姑娘帮我们一把,救命之恩,日后必报。

我现在可不是上一世那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我现在背后有白家这么多人的性命,胡乱救人的教训我也早就吃够了。

我握住防身的匕首冷下脸“立刻从窗户离开,不然我就喊人。

那男子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干脆,一时愣住。

听着外面的人似乎就要上楼,他将脸上黑色面罩取下,语带哀求。

“我可以出去将那些人引开,但姑娘能不能将我妻子藏好,若我没回,就等她醒了让她自行离开去我们约定好的地方。

那是一张俊逸至极的脸,我看着那张脸,心神一动。

又看了眼他怀中之人,我突然改变了想法。

我望着一脸哀伤的男人道“倒是个痴情人。

在他疑惑的目光中,我又指着屏风后大床低声催促“带着你妻子藏进去,快点。

多亏了我家财万贯的老爹,只是出趟门而已,所有一切都是最高规格。

就连住的地方,用的东西都是最大最好的,断不能委屈了他的宝贝女儿。

我那大床,藏两个人绰绰有余。

那男子脸上露出感激神色,连忙带着怀中之人过去。

门外已经传来声音。

我的侍卫似乎与那些官兵争执起来。

看着他们藏进去,我走到门口打开门看过去,楼梯口两方人马正在对峙。

我露出不耐神情“大晚上吵什么?让不让本小姐睡了?

我的侍卫头领阿风躬身道“小姐,这位军爷说要搜查逃犯,我跟他说了,三楼只有我们小姐一人。

我眼波一横“搜到本小姐头上了,知道我是谁吗?

那位领头的官兵蹙着眉,他旁边副官那个似乎是扬州人,在他耳边低声道“这是扬州首富白云海的嫡女,他母亲是清河沈氏,还有个在京都当大官的舅舅。

那军爷眼眸微微扫过我,神色缓和过来“原来是白大小姐,失敬,只是我们职责所在。

我双手环抱看他半晌,笑了“搜可以,只是莫要碰本小姐的东西。

说完我对阿风使了个眼色,他微一颔首,从怀中悄无声息抽出一张银票递过去。

“我们家小姐比较娇贵,军爷费心。

没有什么是银子解决不了的。

果然,那军爷咧开嘴,草草在我房间看了一眼后挥手道“没在这里,继续追。

待官兵离开后,我才感觉后背发凉,早已沁出一层薄汗。

我敲了敲床沿将那两人唤出后,皱着眉道“那些人一走远,你们立刻离开。

那男子应了一声。

看着他们俩的模样,我又打开房门。

侍卫道“小姐怎么了?

我垂眸“拿点金疮药过来。

我的侍卫都是家生子,且是白云海精挑细选,绝对值得信任。

他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便按我吩咐的去办了。

待药一拿过来,我扔给他们“上完药赶紧走。

那男jsg子脸上显现出些为难“小姐能否再帮个忙?

我冷笑一声“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们上药吧?你想得美!

那男子脸上一滞,有些尴尬“我只是想让小姐帮内子。

我今晚上善心用尽,一动不动。

恰时那女子呻吟一声醒过来,声音嘶哑地唤道“阿祁。

顾祁清隽的眉眼出现一抹喜色“月清,你醒了?

我心中再次感叹,果然是她。

这该死的命运,怎么又让我遇见男女主了呢?

其实顾祁一摘下面罩我便认出来了,毕竟是男主,虽然我只在秦骁印身边时见过那么两次,但长相还是比较钟灵毓秀令人难以忘记。

想到之前因为我的缘故才令这二人分开。

大家又同是秦骁印这厮的受害人,才忍不住搭救一把。

夏月清醒来后摘下面罩环顾四周一圈“我们这是……

话没说完,她目光落在我身上,声音有些不可置信“白吟?

我微微一蹙眉,往窗外看了一眼。

顾祁连忙堵住她的嘴“月清,别这么大声说话,刚刚是这位小姐帮我们躲避了追兵。

夏月清一顿,又仔细打量我半晌,又低声呢喃“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我慢条斯理倒了杯茶仰头任她看,这应当是原来的白吟绝不会出现的神情。

果然,她虚弱道“抱歉小姐,一时眼花认错了人,小姐与我一位……故人,十分相似。

听闻这话,顾祁也看了我一眼,这才低声对夏月清道“竟与那位如此相像。

故人?

我顿时神色古怪起来。

我与夏月清就算没仇,也绝对算不上朋友吧!

毕竟她当初可是恨不得弄死我。

虽然我也很想死,但弄巧成拙,最后竟害得拂柳被杖毙。

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秦骁印,我又恨得牙痒痒起来。

罢了,我神色恹恹地摆手“上了药便离开吧!

说完我便坐在桌前单手托腮,闭目养神。

一阵细碎的声音过后,我听见两人脚步声渐近。

夏月清虚弱地声音传来“敢问恩人姓名,大恩必不敢忘。

我其实很想问问这两人怎么回事。

夏月清不是皇后吗?怎么跟着顾祁跑了,是私奔吗?

不是剧情修正都把我抹杀了,秦骁印那狗皇帝怎么还不死?

你们俩以后打算怎么办?造反吗?

但我又深知,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

所以我只好按下满腹好奇,故作深沉。

“施恩不图报,就当今日我没救过你们。

可那两人竟齐齐跪下来,外面一声惊雷。

我悚然一惊,怎么着,让男女主跪我要天打雷劈?

当初秦骁印那么天怒人怨都没被劈死。

索性只是个巧合,一声惊雷后,外面下起雨来。

我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叹了口气“起来吧。

两人不动,我无奈道“扬州,白娇娇。

夏月清瞪大眼呢喃“竟然也姓白?

我故作疑惑“你说什么?

夏月清摇摇头,两人相扶着起身。

“我叫夏月清,这是我夫君顾祁。

“若我夫妻二人侥幸不死,必回来报答恩人。

看那两人往窗户边走去,似乎即刻就要离开。

雨势渐大,想到这两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于心不忍。

末了我忍不住道“雨停了再走吧,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我低声嘟囔“好不容易救下来的,伤口感染那不白救了。

虽然知晓这二人大概是有主角气运的,但救人救到底。

那二人先是一愣,随即相视一笑,齐齐对我行礼。

“那便叨扰娇娇小姐了!

我看着郎才女貌的二人,原来夏月清在爱人面前也是这般爱笑白柔的,懂事有礼的。

我心绪又起伏起来。

秦骁印你这个王八蛋,必遭天谴!

那两人又回到桌边坐下,顾祁贴心道“娇娇小姐可以回床上歇息,雨一停我们便走。

我没好气道“让你们两个伤患坐这儿,我睡得着吗?还是你们去歇一会儿吧,也好有力气逃命。

两人皆是失笑,末了,我们三个谁也没动。

夏月清仔细看我半晌,欲言又止。

我打了个哈欠,问道“有话要说?

听我问出来,夏月清下定决心一般“娇娇小姐,听我一句,以后千万莫去京城。

原本昏昏欲睡的我心中一悸,蹙眉问她“为何?

夏月清神色哀戚,顾祁也神色凝重“你只需知,我们不会害恩人便是。

见我沉思,夏月清一把握住我的手“一定要远离一个叫秦骁印的人。

其后不论我再如何问,二人皆是闭口不言。

我内心的不安越发浓重。

看样子,我死后这两年,秦骁印应当是又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待我再次迷迷糊糊入睡,醒来时,天光已经是大亮。

那两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我若无其事地洗漱,然后继续往清源山行去。

三日之后,我到达目的地。

不过几月不见,白珩又窜高一截。

看见我,白珩眼中先是露出一丝喜悦,随后又不冷不热地道“你怎么来了?

我抬手拍了拍他的头,笑吟吟道“阿姐想你了啊!

一边说一边指挥侍卫将给他带的东西搬去他的房间。

“那些是送给阿珩的同窗好友的,还有季先生的,一会儿我亲自送去。

白珩耳朵飘过一丝绯红,故作镇定地道“我看见爹的来信,说你最近在学经商?

我回头看他,坏心眼地道“对,待我学好了,以后家产都是我的。

白珩白我一眼“谁要跟你争那些东西?

说着又低声嘟囔“就你这样子,不多留点东西傍身以后出去还不知被人嗟磨成什么样。

我心中倏地一颤,有些不安阴冷的东西被祛除。

从清源山望去,远处山巅连绵起伏,云雾缠绕,光影在花树间起伏。

我看了看远处,目光又移回白珩轮廓渐分明的脸“阿珩,想做什么便去做吧,不要有后顾之忧,我会照顾好家里和爹娘。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二十一世纪的父母,不过有大姐二哥在,爸爸妈妈应该会过得极好。

话虽如此,我却还是有几分怅惘。

白珩愣了愣,有些别扭,神情却认真“你可是白娇娇,你不用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

我有些恍惚,耳边似乎想起另一个少年的话。

“白吟,我最喜欢你的懂事。

那时的我还沾沾自喜,原来真正爱你的人,是不需要你懂事的啊!

我抬手轻轻一拂,眼角的水汽消失无踪。

“阿珩,你老师在哪里?我先去拜见一下先生。

白珩似乎是不习惯我如此懂事有礼的模样,却还是道“好像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老师正在会客,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

我点点头,又挑眉“要不跟阿姐下山去我住的客栈,怕你想念家里的饭菜,我这次带上了你最喜欢的那个厨子阿福。

白珩立时变了脸,咬牙切齿“这里是苦学之地,不要搞骄奢淫逸那一套。

我沉默,然后讷讷辩解“爹让带的。

白珩瞪我,我忙认错“好好好,阿姐错了,你们平时一般吃什么,带我尝尝。

他缓和了脸色,带我往书院内走去。

清源山书院十分大,除了季清臣先生作为院长,还有许多其他先生和学生。

只是收了白珩作为关门弟子后季先生自己便不再收学生。

路过一个独立清雅的院落,白珩给我介绍“那里便是我老师的住所。

我看了看门外站了一排的黑衣侍卫,眉头一蹙,刚想说些什么。

那院门却突然打开,看见走出来的一身白色衣衫的人影,我浑身蓦地一僵。

我没想到我会这样猝不及防地见到秦骁印。

趁他没看见我,我十分迅速地转头将白珩拉到我身前挡住。

下一秒又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白珩不解“你怎么了?

我宽大衣袖里的手攥得死紧。

白珩终于察觉到不对,眉头皱起来“你不舒服?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我脸色现在一定十分难看。

我没仔细看秦骁印的脸,可光是看见那个身影,我浑身上下又条件反射似的疼起来。

我胡乱点点头。

白珩还想再追问什么,我敷衍到“水土不服,女孩子的事你不懂。

大抵是白娇娇以前作惯了,这种程度白珩觉得不过如此。

他颔首“山上风是有些大,要回去休息吗?

我不知道秦骁印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心不在焉点点头。

“我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我便带着侍卫急匆匆下山。

回到客栈,我心绪不宁,坐立不安起来。

一个人在房间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又打开门唤过我的侍卫头领阿风低声吩咐了几句。

他神色严肃地点点头。

不一会儿,他敲响我的房间门。

“小姐,你要的东西买来了。

我接过那些东西,一个人折腾半个时辰后,我看着镜子里满jsg脸浓妆艳抹的朋克少女,满意地点点头。

这幅尊荣,除了扬州城的百姓,应该没人能再认出我了。

我松了一口气。

翌日,我这副模样上山。

白珩一见到我便沉下脸“白如瑶,你故意来给我找茬的是不是?

我也颇委屈,低声问道“昨日那人还在山上吗?

白珩警惕地打量我片刻,冷声道“你昨日匆匆下山就是为了打扮?我告诉你,你要敢在清源山干些欺男霸女的事,我立刻跟你断绝姐弟关系。

“……

这傻孩子不会以为我打扮成这样是为了勾搭男人吧?

我并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没有。

白珩满脸怀疑。

打扮成这样,我也很需要勇气。

我只得遮遮掩掩道“那是我以前仇家,你也知道阿姐以前……

白珩打断我“那你这样不是更容易被他认出来?

毕竟白娇娇以前天天这模样招摇过市。

我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怅然道“你说得对,我糊涂了,我还是回家吧!

白珩顿了顿,叹了口气“算了,那人昨天便走了,你不是想拜见我老师吗?

我摇摇头,坚定地拒绝“不了,我怕你老师和同窗以后歧视你有个脑子有问题的阿姐。

白珩“……你知道就好。

我忧郁地开口“我就来跟你打声招呼,我该回去了。

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白珩看着我,担忧中带着些无奈“也好,再有一个月寒衣节我会回家,你回去注意安全。

我摸摸白珩的头,微笑“那阿姐在家里等你,用心学习。

说完又嘱咐道“给你老师的东西就麻烦你转交了,还有……

我转身对侍卫招招手拿过一个食盒“这是阿福做的菜,你跟朋友一起吃吧!

走出很远后,我回头,白珩还站在原地没动。

我心一软,对他摆摆手。

回到客栈将脸清洗干净,我对阿风道“我们坐船回去吧!

这边水路极多,我选择船,一是更快,二是路上不会再出现乱七八糟的人。

但怕什么来什么。

刚坐上一艘大船,我便听见码头上传来打斗声。

我坐在二楼往外望去,外面船客惊恐四散。

我当机立断吩咐阿风“加钱,让船家立马开船。

但为时已晚,两道熟悉的身影已经直冲我这艘船而来。

不远处的岸边,秦骁印眼眸漆黑而冷冽。

我喃喃道“天要亡我。

小说《王府长媳白吟秦骁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章节王府长媳白吟秦骁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