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完整版陈嘉焰宋鱼宋雨

>

完整版陈嘉焰宋鱼宋雨

宋鱼 著

宋雨 宋鱼 现代言情

小说《陈嘉焰宋鱼宋雨》,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宋鱼宋雨,也是实力派作者“宋鱼”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你干什么!」我被吓了一跳。他双手插兜,看着我的脸,「痛吗?」「请你出去!」他忽然笑了,「可是你妹妹让我今晚住你房间。」「等我收拾好你再......」我顿了一下,「你不可以没经过别人允许随便进入别人的私......

来源:fcdbd   主角: 宋鱼宋雨   更新: 2023-07-15 17: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陈嘉焰宋鱼宋雨》,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宋鱼宋雨,故事精彩剧情为:」保安大哥一点也不退让。宋鱼每条视频点赞从几百万,掉到现在新视频点赞不过千,评论十几万删到她手抽筋,我还真是佩服她强大的心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正要去外面参加比赛。「姐姐,你最近在网上好火,我们一起拍一个视频吧?」「我没空...

第5章

「走吧。」
宋鱼羞得脸都红了,「好。」
我在衣柜里面看到这一幕,心底生出阵阵寒意。
她还不知道吧,这趟爱情的东南亚之旅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噩梦之旅。
我的噩梦结束了,但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放下助人情节,我他妈自身难保了!
等外面终于没了动静,我才挣扎着给自己松绑。
她们都走了。
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将录音U盘插进去。
点开文件,输入密码,010801,耳机里面嘈杂一阵忽然安静–
「好久不见啊,小鱼儿。」
那声音空荡荡地钻进我的耳膜,我吓得从凳子上站起来。
一只手却摁住了我的肩。
一回头……
陈嘉焰!!!
22
惊恐过后,是尘埃落定的平静。
「陈宴?」
他盯着我,眼睛在笑,「我好想你。」
我愣了一秒,推开他往外面走,「你不是跟我妹妹一起走了吗?她有东西忘了?」
他却一步挡在我面前,将门反锁。
然后又望着我笑。
「还装吗?」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认不出你吧?小鱼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宋雨。」
说完我又往窗户那边走,他却又跟了过来。
「哦?哪个宋雨?死在地下室那个?」
他弯下腰,一只手抬起我的下巴,「你是真的宋雨吗?还是你觉得我会在乎你是谁吗?」
我站在原地,头皮发麻。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我抿着唇不说话,他却在那笑。
笑了几秒,收起笑容,叹了一口气。
「别装了,我没耐心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来中国?」我摊牌了。
「我说了,我想见你。」
「我不想见你!」
我推开他往窗户跑,他却直接把我压在窗台,抬手掐着我脖子。
「怕什么?」
「你哄哄我啊,哄哄我,我就忍不住原谅你。」
看着他失控的样子,我感觉他随时可能松手,一松手我就会从窗户掉下去,粉身碎骨。
我确实害怕了。
他这个疯子。
我让自己平静下来,想着怎么安抚他的情绪。
「陈嘉焰,你冷静一下,这里是中国,不是东南亚,不是你胡作非为的地方,你要是做了违法的事,你逃不了的。」
「哦?那又怎样?」
他掐着我脖子的手更用劲了。
我大脑飞速转动。
我不想死在这里。
「你现在学业有成,你在学校还那么受欢迎,你以前不就是想做个正常人吗?陈嘉焰你可以做个正常人了。你以前说讨厌那种打打杀杀的生活,现在你有了再一次选择的机会,别再选错误的那条了。收手吧,在触犯法律之前。」
他手上的力度明显轻了许多,「这样的生活里面有你吗?」
我愣在那里。
我没回答。
我能说我不想有吗?
我一天都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快说有啊,要不然小雨的家人都要丢到河里喂鳄鱼了哦。」
我听得毛骨悚然,他还是人吗?
「宋鱼怀了你的孩子。」
他笑得肩膀都在抖,「她那晚在酒里下了药,自己喝了,你觉得,我会让她怀上我的孩子吗?」
「那孩子是谁的?」
「谁知道,可能是我的某个手下,也有可能是某几个……」
「陈嘉焰,你还有心吗?」
「以前有,我给过一个人,那个人不要,只想要我的命。」
他盯着我,「宋雨,你觉得我是坏人,你的妹妹,父母又是好人了?」
「还有,你都不是真正的小雨,用她的身份骗了所有人,你又算得了什么好人?」
「所以,为什么要逃呢,我们两本就是一类人?」
对啊,我和他本就是一类人。
我顺不顺从他,结果都是一样。
即使我从东南亚逃回来,用着宋雨的身份,享受着她的生活,本以为噩梦结束。
可是结果呢,噩梦无止境。
我逃不掉的。
我和陈嘉焰接吻了。
他先开始的,我没拒绝。
他从刚开始的细细亲吻,到后面的疾风骤雨,他完全忍不住。
他把我从窗台抱到他身上,坐在他腿上跟我接吻。
「小雨,你好漂亮,跟我想象中一样漂亮。」
我没说话,只是任由他吻着。
「你这两年,有没有想我?」
我听得烦了。
「陈嘉焰,你能快点吗?」
他的表情僵了一瞬,掐了我的腰,「老子又不是机器。」
结束后,他躺在我怀里,像个孩子沉沉睡去。
我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
是张警官说的那个人联系了我。
我删掉短信,把手机扔到床底。
这几天我都跟陈嘉焰腻在一起。
他带我去逛街,吃饭,看电影,我们做着所有情侣才做的事。
同学看到他牵着我,好奇地讨论,
「那不是她妹妹男朋友吗?」
「姐姐抢妹妹男朋友太不道德了吧?」
「听说她还被拐卖过,什么好的不学,尽学些勾引人的本事。」
我看到站在身后的陈嘉焰脸色无比之难看,他点了一支烟,去打电话。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走过去,从他耳边拿下手机。
「陈嘉焰,你不能这样。」
「她没教养,我又不是她父母,我能惯着她?」
他好笑地看着我。
「所以,所有的事,你都要用拳头解决吗?」
「这是最快让人闭嘴的方式,劝人别嘴贱?抱歉我没耐心。」
「那你要干什么,又把她们打进ICU?陈嘉焰,别再犯罪了。」
他愣住不说话了。
最后关了手机,灭了烟,站在栏杆处有些暴躁。
「你会杀了我吗?」我问他。
「想过,舍不得。」
「报复你折磨你的快感不及和你在一起的千分之一。」
我不说话了。
「我听你的话,慢慢变成一个好人,我能有什么好处?」
「你总得给我一点甜头,我陈嘉焰不做亏本的买卖。」
我没办法,踮起脚在他脸颊亲了一下。
这一招对他很受用。他的心情肉眼可见的好起来。
我并不是什么圣母,我也讨厌那些人,但那些人罪不至死,她们要是被打伤,打残,这笔账最终还不是算到我头上。
他睚眦必报的性格,还是去教训了那几个人,听说只是轻微皮外伤,比起之前的打进ICU确实收敛了不少。
那天晚上,他来了兴致,把我折磨到半夜,最后还狠狠在我肩膀咬了一口。
是真的咬,皮开肉绽,鲜血长流。
「陈嘉焰,你疯了!」
「痛吗?」他亲吻着伤口,还在笑。
「你说呢!」
「痛就对了,就是要让你长记性!」
半夜我跟他去了医院,缝针。
医生看着我俩欲言又止。
「你们年轻人,血气方刚,可以理解,但有些过激的行为还是不推崇。」
陈嘉焰笑着看我,「没办法,她喜欢。」
我?
医生闭嘴了。
陈嘉焰说要带我回东南亚。
「只是回去玩几天,放心,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困住你了。」
「你不会,不代表你爹不会!」
我是万万不敢跟他回去的。
如果回去,我就真的不可能回来了。
「他呀,早就进去了。」
「进哪?」
「精神病院。」他看着我轻飘飘来了一句,「那玩意碰多了,脑子坏了,也该去精神病院养着了。」
他爹碰那东西?
可我从来没听说过。
那边卖的人,从来都是自己不碰的。
短短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现在他爹去了精神病院,再也没人能压制陈嘉焰了?
我深深怀疑,到底是他自己进去了,还是被陈嘉焰弄进去了?
「跟我回去吧,有我在,很安全。」他抱着我,亲了亲,「我眼睛动了很多次手术,手术风险大,后遗症很多。不算太成功,有点不舒服,我得回去复查。」
「风险大还要做?」
陈嘉焰真的是疯批。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挺值的,终于见到你了。」
疯子!
我还是跟他回了越南。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就算我不回去,他也有办法把我敲晕了弄回去。
他带我回了他以前的住所。
风格都没变。
「怀念吗?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他摸着书房里那个书桌,感慨万千。
「10年,整整10年,我们俩都在这张桌子上一起念书,一起吃东西,接吻拥抱……」
「你知道吗?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宋雨。」
「宋雨那个小女生傻得要死,我说什么她都听不懂,只知道哭。」
「可是你不一样,你从来不哭,你乖巧听话,我说什么你都去做。」
「刚开始我只是想着玩玩你,我倒要看看你能冒充她什么时候,等你露出马脚我就杀了你。」
「谁知道后来的我,会根本离不开你呢?」
「你都不知道我每天多盼着你来陪我读书,你也不知道每当你安静地坐在我身边,我有多心动。」
「10年的陪伴太久了,真的太久了,我妈都没陪我那么久,我爸更是忙着干坏事,没有人陪我。」
「在那段日子,我的世界只有黑暗,但你来了,世界好像好像一丝光明。」
「小雨,你会一直陪着我对吧?」
我站在原地,听到他这些话有些烦。
我10岁就在地下室了,在那待了10年,20岁才被救出来,22岁才参加高考。
那个噩梦贯穿了我10年的青春。
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我有资格反抗吗?
「宋鱼她们呢?」我岔开话题。
「你想看她们?」他笑着问我,「她们根本都不是你的亲人,为什么同情?」
「她们是宋雨的家人,我至少应该去看看。」
我不是真的宋雨,她只是跟我一起关在地下室的小女孩,我们俩相依为命。
我听了她太多的故事。
她很傻,在和我一起逃跑的时候,帮我挡了一枪,人当场就没了。
死之前,她拜托我一定要活着逃出去,帮她看看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妹妹。
她死后,我为了活命,冒充她,待在了陈嘉焰身边。
逃出来的时候,我的确履行了承诺,回到她家,替她照看家人。
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一开始就故意引导我盯上宋鱼,不是吗?让她看电影给我买冰激凌,跟我一起逛街……做着我们以前做的事。」
「我们是一类人,注定要在一起的。」
他看着我笑。
「你错了,我跟你不一样,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我没杀过人,我只是为了活着,我享受过父爱,母爱,亲情的氛围,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些你都没有。」
「然后呢?」
「收手吧,陈嘉焰。」我深吸一口气,「你不会做噩梦吗?你不会梦到我奶奶吗?」
「你奶奶?」他盯着我,「你怀疑我对你奶奶下手?」
「难道不是,你在她床头留下了一个叮当猫。」
「你奶奶并没有对你不好,我为什么对她下手?」
「你是杀人犯,你问我?」
我很生气,这件事我不能释怀。
不,所有的事,我都不能,也不可能释怀。
「才多久啊,你就不装了吗?在你心目中,我就是这样的人?」他也生气了。
「我找过你奶奶,只是想了解你,了解你暑假待在那里都做了什么,我好奇,我想知道。」他顿了一下,「至于她为什么会死,你应该去问你妹妹,她是如何告诉你奶奶,你曾经被侵犯的事。」
他扔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留我愣在原地。
是宋鱼?
所以,我奶奶是因为宋鱼去说了很多我被拐卖后的事,刺激了奶奶,她才会突然离世?
那也是她亲奶奶啊。
我突然不理解人心了。
我去了以前住的地下室。
一个布满死老鼠,常年见不到光的地方,换做任何人来了都会吓得晕过去。
我却像回家一样,格外亲切。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哪怕我再也不用住地下室,可它带给我的影响像是刻在脑子里,

小说《陈嘉焰宋鱼宋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陈嘉焰宋鱼宋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