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小说五岁福女定江山

>

小说五岁福女定江山

画笔敲敲 著

小说推荐 李五芽 李长林

《五岁福女定江山》,是作者大大“画笔敲敲”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李五芽李长林。小说精彩内容概述: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

来源:ywqd   主角: 李五芽李长林   更新: 2023-07-15 19: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李五芽李长林的小说推荐《五岁福女定江山》,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画笔敲敲”,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半晌后,李三郎有些挫败的收回了视线。小妹太精了,如今他都搞不清楚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你和七郎玩吧,我去帮娘收拾东西。”看着铩羽而走的李三郎,李五芽得意的抿嘴一笑...

第23章,怀疑人生

“你们什么意思呀,干嘛这么看着我?

说完和神医巧遇的故事,李五芽就见她哥和她姐皆用一副‘你接着编’的眼神看着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他们的不相信。

李三郎双手抱胸“神医向来来去无踪,多少人想找他都苦苦没有音信,你一去天山就遇到了?

李五芽背负双手,仰着下巴,左腿还一抖一抖的“我运气好呗!

李二芽“神医的徒弟这么好当?随便遇到个小孩就收为徒?

李五芽身上的气势弱了些“不说了吗,我聪明伶俐。

李三郎和李二芽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真的不知道他们家小妹身上这股子自信到底是从哪来的?

李三郎“这世上聪明的人多了,和其他前去天山求医问药的人相比,神医为什么要选你?

李五芽身上的气势被问得一降再降,深觉家里的哥姐太聪明了也不好“可能是因为……我可爱?

看着因伙食改善,脸颊变得圆溜溜的妹妹,李三郎和李二芽难得没有反驳。

李三郎沉默了一下,走到李五芽身边,拉着她的手,沮丧的说道“五芽,是哥不好。

“哥是家中长子,本该为父母分忧,为弟妹撑腰的,可是哥什么都做不了,有些事竟还要靠着五芽你。

“现在哥还去养马场当差了,几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哥心里很担心家里,你有什么事可一定得告诉哥,不能瞒着哥。

看着突然打起感情牌的李三郎,李五芽打了个寒颤,默默的抽回自己的爪子,木木的说道“我有事不会瞒着哥的。

李三郎看了看空着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笑着摸了摸李五芽的脑袋“哥相信五芽,那五芽老实告诉哥,神医真的收你为徒了?那神药方子也真的是神医给你的?

李五芽被问得嘴角抽搐。

老哥,出门三个月,你学坏了啊!

都跟自己妹妹耍起心眼来了!

“对,神医收我为徒了,神药方子也是神医给我的。

李三郎看着李五芽,两人无声对视着。

半晌后,李三郎有些挫败的收回了视线。

小妹太精了,如今他都搞不清楚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你和七郎玩吧,我去帮娘收拾东西。

看着铩羽而走的李三郎,李五芽得意的抿嘴一笑。

小样,还想套她的话!

李二芽看着一脸神气的李五芽,上前低声道“五芽,你是姐带大的,你一撅屁股,姐就知道你要拉屎撒尿,你肯定没有说实话对不对?

李五芽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见李二芽一副哄骗小孩的狼外婆样,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姐,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李二芽见自己也问不出什么,只能被动相信自己妹妹好运的撞上了天山神医,然后又好运的被收为了徒弟。

“你和七郎玩吧!

看着李二芽离开,李五芽转身看向坐在炕上抠脚丫子的李七郎,无奈的耸了耸肩。

她也不想骗人的,可是她的医术总得有个出处,那天山神医就是最好的背锅‘师父’。

……

第二天一早,李三郎朝屯长借了牛车,然后就带着金月娥和三个弟弟妹妹,一起去了叠岭关。

近些年,北燕时常挑衅大楚,叠岭关这边的战事就没平息过。

金月娥母子五人到的时候,叠岭关刚结束了一场战斗。

军事重地,外人不可进出。

李三郎向守门将士报了李长森名号,在城门口等了近半个时辰,才见到李长森从关城里小跑着出来。

“当家的!

“爹!

看到金月娥母子五人,李长森脸上掩饰不住的欣喜“你们怎么来了?

人刚一靠近,李五芽就闻到她爹身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精神力一扫,顿时皱起了眉头。

她爹手臂、后背、小腿上都有多处刀伤,这些伤口只是粗略的处理了一下,都还在渗血。

“爹,我们好想你!

在外头,哪怕十分想念李长森,金月娥和李三郎、李二芽都比较克制,可李七郎却没这个顾虑,跑向李长森,一把将其抱住。

李五芽清楚的看到她爹面上闪过痛苦之色,不过立马又给隐了下去,赶紧过去将李七郎拉到了身边“七郎,你都多大了,还抱爹,羞不羞?

李七郎嘟了嘟嘴,似有些不愿,可对上李五芽警告的眼神,只能蔫蔫的站着不动了。

“当家的,你在叠岭关还好吧?

“好,你看我这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知道妻儿来了,李长森特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生怕家人知道自己受伤的事。

金月娥知道李长森是想安他们的心,也没再多问,拉着他去了城墙边的草棚里。

这些草棚是特意建的,一是方便运送军粮的押运人休息,二来有将士的家属过来也能有个说话的地方。

“这是我用血芝炖的兔汤,你快喝。

金月娥从李三郎手中接过瓦罐,快速舀了一碗兔肉出来。

李长森咽了咽口水,军营里的伙食还不错,但也仅是管饱,荤腥半个月才能吃一回,也就几片肥肉片。

“兔子哪来的?

金月娥笑着道“你小女儿打的。接着,就说起了这几个月,几个孩子刻苦练武的事。

“别说这练武的好处还真不少,咱们家现在不缺肉吃了,除了炖的这只兔肉,还有两只烤兔,等会儿你带回去吃。

李长森诧异的看着儿子女儿,听说李五芽几个如今跑得比马还快,惊讶得嘴巴都张开了。

难道他的四个孩子都是练武奇才?

看着妻儿脸上都长了肉,李长森没再客气,大口大口吃起了炖兔。

李长森饭量大,一只兔子很快就被他连汤带水的吃完了。

趁着他和金月娥讲话的时候,李五芽走了过去,贴心的要帮他按摩。

李长森身上有伤,很想拒绝,可见小女儿一副想要尽孝的模样,只能忍着疼由着小女儿给自己按摩。

李五芽用精神力扫视了一下李长森的身体,暗暗将内伤给治好,对于外伤并没有多管,免得让人察觉到不对劲。

按摩了近两刻钟,李五芽才停下。

李长森松了口气,接过李七郎递过来的水囊,仰头就喝了一口,接着,五官就皱成了一团。

李七郎见了,垫着脚,附在他爹耳朵旁,小声说了药的来历,听得李长森眼睛越睁越大。

天山神医收小女儿当徒弟了?

还给了小女儿神药方子?

真的假的?

李长森询问的看向金月娥。

金月娥无奈的看了看李五芽“你小女儿是这么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她用的药材我看过,没啥坏处,可以放心喝。

李五芽扭头不看爹娘,除非那天池老人亲自出面辟谣,要不然,她这个神医徒弟当定了。

呃……

叶默!

李五芽扫到叶默从关城里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叶默也注意到了李长森一家,看了李五芽一眼,便低头朝着城墙左边最末端的草棚走去。

“哥,我过去看看。

李三郎看了看叶默,小声嘱咐道“小心点。

“放心,别人不会注意我的。

说完,李五芽就蹦蹦跳跳的出了草棚。

……

叶默从末端草棚出来,就看到了蹲在不远处玩石子的李五芽,默了默,转身进了隔壁的草棚。

很快,李五芽就进来了。

“你们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我爹了。说着,李五芽打量了一下叶默,发现他身上的伤比她爹的还要多,“师父,你还好吧?

叶默淡淡一笑“活着就是好的。

李五芽沉默了一下,到底没有多问,笑着道“我和哥姐他们都已经打通奇经八脉了,而且我的轻功也算小成了,我只用两个时辰就能跑到天山脚下了。

听到这话,叶默笑出了声“小丫头,你这是在安慰我?

这话问得李五芽愣了愣。

她怎么安慰他了?

叶默笑着给她解了惑“你是想在我死前,让我知道,我的功夫被传承了下去,是吗?

李五芽听得想翻白眼“我说的是真的。说着,瞥了一眼他手中握着的药瓶,“再说了,你会死吗?

一个还会想发设法买药医治的人,她不觉得会轻易死掉。

叶默似乎认定了李五芽在骗他,不赞同的摇头道“小丫头,为了好好生活下去,偶尔骗骗人也没什么,可像你这样,撒起谎来竟也连眼都不眨一下可要不得哦。

满打满算,他传授他们内心功法也才四个多月,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打通奇经八脉。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四兄妹中有个千年难一遇的练武奇才,一个打通就顶天了,怎么可能四个都打通了。

还轻功都略有小成……

这牛皮吹破天了!

李五芽真的无语了,不再多说,直接走到叶默面前,抓起他的手腕,快速渡了些内力过去。

感受到内力,叶默惊得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

“你哥哥姐姐,还有弟弟,都打通了?

见叶默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李五芽笑眯眯的点头“我早说过了,我们是练武奇才,你要是不相信,现在就可以过去试试他们。

叶默直直的盯着李五芽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没说谎,脸上竟露出了茫然之色“不应该啊。

李五芽“……没什么应不应该的,有些事只是你没遇到过罢了。对了,师父,我练轻功的时候,总觉得跑不快……

叶默打断了她“你真的只用两个时辰就跑到天山脚下了?

李五芽赶紧点头,还伸出手做发誓状。

叶默有些复杂的看着李五芽,过了半晌,才问道“你平时是怎么练轻功的?

李五芽立马将她是怎么围着军屯跑步,怎么在脚上绑沙袋,又是怎么将真气运转到双腿的事说了出来。

说完,还在草棚里现场跑了两圈。

叶默看后,神色更复杂了。

如此毫无章法的乱练,竟还练对了,这是真的天纵奇才,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你的步伐过于笨重,真气运转也不顺畅,真正的轻功可不光是跑得快,草上飞、水上漂、飞檐走壁,都是轻而易举的。

李五芽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觉得身体笨重,师父,我要怎么练啊?

叶默起身,当场教导了李五芽一套步法“回去后,你按照这套步法好好练,配合内心功法,要不了几年……轻功就会有所成的。

这丫头需要几年吗?

应该需要的吧?

李五芽听得两眼发亮,见叶默起身就要离开,想了想,开口道“师父,我给我爹熬了药,你也喝点吧。你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拿。

看着跑开的李五芽,叶默的心有些不平静。

难道他真的随便一收,就收了四个练武奇才?

很快,李五芽就拿着一个水囊过来了。

叶默接过水囊,还没打开,就嫌弃的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呀?一股子怪味!

李五芽神秘兮兮道“这是好东西。

叶默看了看李五芽,打开水囊,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这是药?

李五芽‘嗯’了一声“这真的是好东西,喝了对身体有好处,你可千万别浪费。

“没事了吧,没事我走了。叶默拿着水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叶默回到营地,没有回营房,而是去了伤兵处。

伤兵被安置在一间空旷的屋子里,里头充斥着浓浓的药味、血腥味,以及压抑的疼痛声。

叶默进去后,直接走向最角落的床铺。

床铺上躺着一个面无血色的瘦削中年人,中年人看上去很是文弱,此刻,已经有些进气多出气少了。

叶默解开中年人身上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布条。

看着中年人胸膛处的狰狞伤口,叶默快速拿出刚刚买到的金疮药,抬手就要上药。

“别……

中年人出声制止了叶默“别浪费药了。

叶默只是顿了一下,然后就默不作声的继续上药。

中年人见了,喘息道“没用的,就算伤口止血了,我还是活不了的。我的伤不在表面,而在内里。

见叶默还在上药,中年人苦笑了一下“你能救我一次两次,还能次次救我不成?上了战场,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只有等死的份。

叶默什么都没说,上好了药,又拿着染红的布条将伤口包扎好,然后才看着中年人说道“赵敬,是你告诉我的,只要还有机会,就要好好活下去。

“咱们被发配来叠岭关算是来对了,庄玉堂是个正派的,我们现在是他的兵,那些人的手伸不到这里来,只要我们能在战场上活下来,我们就是安全的,你给我好好撑下去。

没有人想死,赵敬看着叶默眼中的坚持,鼻子有些发酸,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点了点头“好……

就在这时,军营号角声响起。

叶默听了,将药塞到赵敬手里,嘱咐他按时上药,然后就快步出了病房。

赵敬见叶默忘记带走水囊,想叫他,却发现人已经没了身影。

小说《五岁福女定江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五岁福女定江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