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全章节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

全章节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怡然 著

李锦夜 穿越重生 谢玉渊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以谢玉渊李锦夜为主要role(角色)的,原创作者“怡然”,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谢玉渊这一声命途多舛,没想到死后还被缠着研习药理医术,当了个练手的傀儡。一朝重生,她把滔天恨意化为实际行动,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某瞎子却赖着不走,“他们都说我家王妃心狠手辣,可我怎么看都觉得,是贤淑可爱……...

来源:cd   主角: 谢玉渊李锦夜   更新: 2023-07-16 0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谢玉渊李锦夜,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怡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谢玉渊心中冷笑,“孙富贵,你爹你娘欺负我,你也帮我出头吗?”“那肯定的”孙富贵一脸信誓旦旦,“阿渊妹妹,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哥哥,,哥哥护着妹妹是应该的”谢玉渊的脸上没有出现预料中的感动,反而是一片镇定孙富贵打算再添一把火,“阿渊妹妹,我是真心实意的对你好,我将来肯定能考上秀才,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会依你的”谢玉渊此刻才算是明白这货真正的心思,敢情是想演一出情哥哥诱骗情妹妹的好戏啊先不...

第四十章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由怡然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谢玉渊所吸引,目前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这本书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目前已写146.7万字,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难得遇到一篇有文笔又有情节的重生文啊,不是千篇一律的各种设计陷阱毁名誉毁清白的文,有小感情也有大家国,十分赞!

因为苏长衫和谢奕为,反复读了好几遍。一段断袖居然写的如此荡气回肠!谢奕为大婚前、苏长衫出征前,爱而不得珍藏于心的伤感让人潸然泪下;苏长衫血洒沙场、谢奕为为大义为私心的谋划,激荡的场面过后,心里是抹不去心痛。幸好,结局成全了这段纯真无杂念的爱!

不喜欢看断袖,这本书还认认真真地花了大篇幅去写。不认同。

热门章节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复仇来了

第三百七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归心似箭

第三百七十二章 重逢

第三百七十三章 阿渊,别走

作品试读

灯下看人,能比平常还要添三分颜色。

谢玉渊的呼吸忍不住一滞。

每次她进来的时候,他不是坐在窗前,就是盘腿坐在床上,沉默而冷冽。脸上乍看似平静,但细细再看,又似含着许多复杂的情愫。

他在想什么?

谢玉渊敛住情绪,“师傅侄儿,该行针了。

“暮之。

谢玉渊“……她可不敢。

李锦夜突然侧过脸,固执的咬出两个字“暮之。

谢玉渊“……她宁愿叫他“瞎子。

“那……我叫你小师傅吧。

李锦夜只要她不叫“师傅侄儿这四个字,别的称谓都无所谓。

他“嗯了一声,走到床前,脱下外衣,平躺在床上。

饶是谢玉渊见过许多回小师傅的身体,脸上还是微微泛起红晕。

谢玉渊下针前,大着胆子道“最近眼睛有什么感觉?

“有些发热,发胀,还有些细微的疼,感觉……像是被蚂蚁咬过。

谢玉渊想了想,“小师傅,我能把一下你的脉吗?

李锦夜将手伸过去。

谢玉渊小心翼翼地将三指扣在他的脉搏上,不由打了个颤。

他腕间的温度真是凉,似乎要低于常人好几度,跟寒冰似的。

谢玉渊诊了半天,总感觉她小师傅的脉搏和常人不同,很有力,也很乱。

李锦夜见她半天不语言,问,“怎样?

谢玉渊松开他的手,惭愧的咬了下嘴唇。“我学艺不精,诊不出来什么。

“我最近感觉身子松快多了。

“真的吗?

谢玉渊眼睛一亮,“眼睛的症状是对的,身子又松快了,那就说明毒在一点点排出体外,再有两月,小师傅应该能模糊看到些东西。

李锦夜嘴角难得的勾了勾,“行针吧。

“噢,对了,除夕我爹想请师傅吃个团圆饭,小师傅方便不方便……

“不方便。

“咳,咳,咳……谢玉渊一脸的尴尬。

她在师傅家也有好些日子了,从未见过他踏出房间半步。

其实,他瞧着也就比她大个四五岁,性子怎么暗沉的像个小老头一样,一点点朝气都没有。

不就是挪步吃个饭吗?

“若方便把你家做的好吃的,送一点过来。李锦夜冷飕飕地剐了她一眼。

谢玉渊虽然知道他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到时候我每样菜都夹一点,亲自给小师傅送过来。

李锦夜没答话,慢慢闭上了眼睛。

……

转眼除夕已到。

庄稼人过年,虽比不得那些个大门大户,该有的规矩一样不少。

高重天不亮就起床了,拿着自制的鱼网,去山旁的河里捕鱼,虽说是冬天,运气好的话也能捕上一两条。

李青儿从鸡窝里逮了只老母鸡,一刀割脖子,用热水烫了拔毛。

谢玉渊想上前帮忙,被她一把推开了。

“阿渊姐,你将来是女郎中,手是用来给人诊脉的,粗活我来做。

谢玉渊嘴上不说,心下却很不以为然,索性搬了个椅子看着她杀鸡。

高氏笑眯眯跑过来,一手拿一件新棉袄,嘴里叫嚷着“试试,试试。

年前,谢玉渊把小师傅赏的一锭金子献宝似的拿给爹瞧。

高重吓得半条命去了,当下把金子放嘴里狠狠一咬。牙齿崩得隐隐生疼,这才相信自己也是有了金子的人。

人有了钱,就有了底气。

高重带着女儿去了趟镇上,除了买些过年的东西外,还给家里四口人一人裁了身衣裳,拿回来让自个媳妇做。

高氏忙活了好些日子,终于在除夕这一日把活儿赶出来。

“青儿,走,咱们试新衣裳去。

李青儿一手血水,“阿渊姐,你先试,我忙完再来,一会还得往郎中家做饭呢。

“不用了,就在你们家开火,等做好了,拿个食盒拎过去就行。张郎中的声音从院子外来。

谢玉渊一看师傅来了,笑着迎出去。

张虚怀头一回来高家,眼睛东瞧瞧,西瞧瞧。

门上贴着大红色的对联,堂屋屋檐下挂着两只小小的红灯笼,屋顶的烟囱呼呼冒着白烟,屋里飘出浓郁的粥香味。

女主人手捧着新衣裳傻笑,小丫鬟忙着给鸡拔毛。

靠!

这他娘的才是凡人过的日子。

“丫头,师傅给你送点菜来,一根葱都别给我省下,统统吃进肚里。

谢玉渊接过麻袋,探进去瞧了一眼,真是鸡鸭鱼肉样样都有。

“师傅,今儿可以过个肥年。

张虚怀白了她一眼,没见过世面的丫头片子,这就算肥年了,真正的肥年应该是……

害!

想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几百年前老黄历了。

“丫头,我回了。

谢玉渊追出去,“师傅,小师傅的针……

“我行过了。

“那晚上我来行。

张虚怀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背了个手走了,像个老气横秋的小老头。

他一走,李青儿甩甩手上的血水,凑过来看菜,心里已经盘算开了要做些什么。

这时,高重拎着一条大草鱼进来。今天运气好,渔网一下,那呆货就自己钻进来,什么功夫都没费。

高氏想上前拎鱼,又似乎怕鱼跳起来咬她一口,躲在丈夫身后探着半个脑袋。

高重见状,索性把鱼狠狠往地上一摔,摔死了献宝似的拿给高氏瞧。

谢玉渊难得休息一天,脑子里放得空空的,眼睛就看着面前三人,嘴角抑不住往上扬。

“孙老大,你家那头打起来,还不赶紧去瞧瞧。

邻居的脑袋探进来,匆匆扔了这句就跑开了。虽然户籍已经换了名字,可孙家庄的人还是习惯叫高重为孙老大。

高重一听这话,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谢玉渊却是一脸好奇,反正这会没事,“爹,我去瞧瞧。

……

人还没有走到孙家,就听到刘氏尖锐的大嗓门嚎得震天响。

孙家的前院挤满了人,个个跑来看热闹的。

谢玉渊缩在人群后面,听了会壁角,才明白过来这些日子,孙家发生了什么。

原来,孙老二挨了一顿打,外伤好得七七八八,但内里却有些不得劲,总觉得浑身这儿也不舒服,那儿也不舒服,天天懒在家里不肯下地干活。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章节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