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qtuishu.com/wp-content/themes/book-lite/single.php on line 48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因为伤日骇人

>

因为伤日骇人

吕契泠 著

任耸沛 现代言情 郗诽

现代言情《因为伤日骇人》,现已上架,主角是任耸沛郗诽,作者“吕契泠”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惴惴地翻看了萧枫几处伤日,冷汗不断冒出不仅是因为伤日骇人,还因为眼前的这一位实在太过吓人,眼神就像刀似的医官定了定神,让萧枫坐下后,颤着手为他大大小小的伤日...

来源:投稿单本602   主角: 任耸沛郗诽   更新: 2024-06-11 12: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现代言情《因为伤日骇人》,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任耸沛郗诽,是作者大神“吕契泠”出品的,简介如下:反应过来。萧枫脸上没表情,实在有些吓人。沈柒上前接过标尺,叹息道:“罢了,你去门外候着。等会我将尺数告知你...

第一章

惴惴地翻看了萧枫几处伤日,冷汗不断冒出。
不仅是因为伤日骇人,还因为眼前的这一位实在太过吓人,眼神就像刀似的。
医官定了定神,让萧枫坐下后,颤着手为他大大小小的伤日上了药包扎了一番,开了几副药。
匆匆忙忙转为为沈柒瞧伤。
第4章看门狗的职责,奴一刻也没忘医官走后,又来了另一个倒霉蛋—饰官。
沈柒看着那饰官举着标尺,站在萧枫面前束手无策泫然欲泣的模样,反应过来。
萧枫脸上没表情,实在有些吓人。
沈柒上前接过标尺,叹息道“罢了,你去门外候着。
等会我将尺数告知你,你好好做几身衣服。
饰官如蒙大赦,连声应下,脚底抹油出了寝殿。
春夏也十分会意,低头退出了寝殿。
她能看出,如今公主对那一位很是不一样,连脾气都好了很多,简直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公主不管变成什么样儿,她都会一直跟着公主。
沈柒拿着标尺,思量着要量三处地方,一个是肩宽,一个是腿长,一个是腰围。
萧枫刚看完伤,还是坐着的姿态。
于是沈柒不假思索,绕到萧枫的后方,一手将尺子按在左肩,然后伸长了另一只手,按在右肩。
背后突然覆上柔若无骨的手,萧枫厌恶地将眉蹙起,可那如暖玉般的温度还是源源不断地传来。
“好啦,肩宽量完了。
你站起来吧,萧枫。
萧枫要起身的动作不由得一滞。
他在这里被叫贱奴,贱种,野种,这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
他起身微微侧过头,背后的人正目光专注地盯着标尺,长睫抖动,浑然不觉地嘟囔着尺数。
就像一朵天然无害的小白花。
可惜剖开来,汁液是带有剧毒的。
萧枫压下心中厌恶的情绪。
转过身直直地对着沈柒。
沈柒左右手各拿着标尺,不假思索地圈住了萧枫的腰。
片刻后,沈柒才反应过来,她的脸几乎贴在了萧枫的胸膛上,这姿势太过于…而且二人都只着薄薄一层,近到连沐浴后的水汽都能闻到。
沈柒很担心又被一掌劈在锁骨处,没敢再动,有些紧张地呼吸着。
萧枫察觉到身前的人滞住的动作,眼眸低垂一瞬,看到身下的人长睫扑朔,终是蜷了蜷袖中的手,没有动作。
沈柒因为紧张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有…
惴惴地翻看了萧枫几处伤日,冷汗不断冒出。
不仅是因为伤日骇人,还因为眼前的这一位实在太过吓人,眼神就像刀似的。
医官定了定神,让萧枫坐下后,颤着手为他大大小小的伤日上了药包扎了一番,开了几副药。
匆匆忙忙转为为沈柒瞧伤。
第4章看门狗的职责,奴一刻也没忘医官走后,又来了另一个倒霉蛋—饰官。
沈柒看着那饰官举着标尺,站在萧枫面前束手无策泫然欲泣的模样,反应过来。
萧枫脸上没表情,实在有些吓人。
沈柒上前接过标尺,叹息道“罢了,你去门外候着。
等会我将尺数告知你,你好好做几身衣服。
饰官如蒙大赦,连声应下,脚底抹油出了寝殿。
春夏也十分会意,低头退出了寝殿。
她能看出,如今公主对那一位很是不一样,连脾气都好了很多,简直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公主不管变成什么样儿,她都会一直跟着公主。
沈柒拿着标尺,思量着要量三处地方,一个是肩宽,一个是腿长,一个是腰围。
萧枫刚看完伤,还是坐着的姿态。
于是沈柒不假思索,绕到萧枫的后方,一手将尺子按在左肩,然后伸长了另一只手,按在右肩。
背后突然覆上柔若无骨的手,萧枫厌恶地将眉蹙起,可那如暖玉般的温度还是源源不断地传来。
“好啦,肩宽量完了。
你站起来吧,萧枫。
萧枫要起身的动作不由得一滞。
他在这里被叫贱奴,贱种,野种,这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
他起身微微侧过头,背后的人正目光专注地盯着标尺,长睫抖动,浑然不觉地嘟囔着尺数。
就像一朵天然无害的小白花。
可惜剖开来,汁液是带有剧毒的。
萧枫压下心中厌恶的情绪。
转过身直直地对着沈柒。
沈柒左右手各拿着标尺,不假思索地圈住了萧枫的腰。
片刻后,沈柒才反应过来,她的脸几乎贴在了萧枫的胸膛上,这姿势太过于…而且二人都只着薄薄一层,近到连沐浴后的水汽都能闻到。
沈柒很担心又被一掌劈在锁骨处,没敢再动,有些紧张地呼吸着。
萧枫察觉到身前的人滞住的动作,眼眸低垂一瞬,看到身下的人长睫扑朔,终是蜷了蜷袖中的手,没有动作。
沈柒因为紧张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有…

《因为伤日骇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